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歷史縱橫 >

沈嘉柯:屈原是文藝的源頭

時間:2019-06-22 13:32來源:網絡文摘 作者:沈嘉柯 點擊:
屈原的天才手筆,一腔熱血,震撼了所有人。他以香草美人,比喻忠貞賢良,《離騷》《九歌》《九章》《天問》一出,照亮了整個中國文學的開端。《離騷》正是屈原最偉大的代表作。

 


 


       宋代著名的歷史學家,也就是“紅杏枝頭春意鬧”的詞人宋祁說“《離騷》為詞賦之祖”,魯迅更是評價其為“逸響偉辭”。

       詩詞歌賦就是文藝的源頭,而這個源頭之首,正是屈原。

       屈原的天才手筆,一腔熱血,震撼了所有人。他以香草美人,比喻忠貞賢良,《離騷》《九歌》《九章》《天問》一出,照亮了整個中國文學的開端。《離騷》正是屈原最偉大的代表作。

       常人如同野草,風吹草低,容易妥協,容易放棄,更加談不上與眾不同,走一條少有人去走的路。但偉大的心,卻相反。經歷痛苦思索,明白路途中的艱難曲折,還是愿意做自己。因此,偉大的作品,最大的特點就是誠實、執拗、高貴。

       這首長詩是一篇剖心的自白,從一生之初開始,交代了自己的父親名字,生平來歷,先祖血脈。介紹了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,擁有什么樣的品德和心境。但是他最想說的是,他遭遇了什么,以及他如何面對這種遭遇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古今中外的文學作品,總是在表達兩個恒久的主題。一個主題是心愿得償的心甜意洽,歡愉快樂,躊躇滿志;另外一個主題就是人生不順遂,壯志難酬,前路多艱辛的郁悶煩惱。

       屈原希望楚國強大起來,給楚懷王提出了很多的政策建議。但是朝臣之中,很多人反對他的意見。楚懷王也沒能明辨是非,沒有做到選賢任能。屈原因此被驅逐。

       這種被辜負的委屈之心,促使他寫下了《離騷》。他極力形容自己的美好,把自己比喻成香草和美人。蘭蕙白芷香草美人的特征就是極其美好,高潔芳香,但是很被動,身不由己,年華短暫,容易凋零衰老。

       既然他把自己比喻成了香草美人,那么那些攻擊他的人,自然被比喻成了容易嫉妒,心胸狹窄,造謠詬病的女人。“怨靈修之浩蕩兮,終不察夫民心。眾女嫉余之蛾眉兮,謠諑謂余以善淫”,屈原懟的就是那些朝臣。

       他很堅定,表示不與這些丑惡小人為伍。長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艱。本意是形容他自己的人生坎坷,同時也是對世道的哀嘆。昏庸當道,人民群眾的日子不會好過。

       在那個時代,他擁有最杰出的文才,他寫下的詩句,蘊含著深層的寓意。優秀的文學家,總是用最簡練的句子表達最豐富的含義。

       他喜作奇裝異服,高高的帽子,長長的佩戴,拿荷葉荷花作衣裳,都是遵從于他的內心世界的。他執著的追求出淤泥而不染,鶴立雞群。在歷史上的大多數年代,卓絕的人總是少數,渾渾噩噩、隨波逐流的人總是占大多數。人們總是會圍攻“異類”,世人也會看不慣“異類”。不被理解的痛苦,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   他完全不掩飾自己的感情和態度,他眷戀自己的國家,指摘楚懷王執政的弊端。他怨恨,他控訴,他也猶豫,彷徨,但最終選擇忠于自己內心的信念,九死而不悔。他渴望輔助楚王,令楚國繁榮強大,挫敗沮喪,退而獨善其身。

       在思想境界上,我們欣賞屈原,理解屈原,但重點要關注他對自我的捍衛。他承認自己擁有極高的天賦,他把愛惜呵護自己的美好品性,放到了生命之上。相比起個人的得失存亡,他更加在乎國家的興衰成敗,賢明君王帶給民眾的福祉,而他個人,已綁定在這份理想之上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他可以跟古羅馬皇帝奧勒留相提并論。奧勒留寫下了千古名篇《沉思錄》,他們有著相同的思路和境界,對內心世界的探求和推心置腹的表白。哪怕外部世界無從完善,也要保持內心的高貴高潔,盡力完善個人的靈魂。

       屈原和孔子如果放在一起比較,明顯能夠區分孔子更加理性,屈原更加感性。同樣是政治家,屈原是用文藝作品的創作來抒發理想;而孔子始終奔走于各國之間,收徒弟,教育大眾,傳播思想,實現他的理想國。屈原是個人化的,他不再與四周妥協,他的背影孤獨而消瘦。

       在文學造詣上,屈原多情而敏感細膩,他創造了綿延千年的創作傳統。他想象的瑰麗奇異的仙境神女、虬龍飛車、服食玉英,等等,都有著我們楚地原始的巫禱文化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 孔子則是關注現實,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,子不語怪力亂神,這是儒家的現實主義。

       所以,屈原的藝術家性格大于他的政治家身份。政治家們能夠委曲求全,壓抑喜怒哀樂,克制情緒,未達成目的,可以合縱連橫,講談判,講謀略,考慮事情權力利益優先。

       屈原有莊子的幻想浪漫,卻不像莊子那么逍遙放縱。在莊子而言,個體至上,個人的自由超過一切,神游物外,哪怕做個泥漿里打滾的烏龜,也不要變成卜卦的龜殼。

       中國文化根基上,生長出三大典型的人格模范:屈原、孔子、莊子。屈原在極致的完美士大夫品格那一端,莊子在極致的個體逍遙自由那一端,而孔子在中間,孔子秉持的是中庸之道,熱愛世界改造世界,同時保全自身,講道理,積極主動世俗化,但又不放棄原則,追求圓融。而屈原,寧為玉碎不為瓦全,他的脾氣,他的信念,更加傾向于精神追求。“鷙鳥之不群兮,自前世而固然”,他以雄鷹和雕這種高飛翱翔的猛禽比喻自己,愛惜羽毛,非常自矜,自重身份。他也的確是楚國貴族子弟,在當時有著強烈的精英身份意識。

       其實在貴族子弟中,多的是不講氣節唯利是圖的人,所以,還是因為屈原自身有高度的精神追求。

       且不說楚國所處的公元前,哪怕在今天,這樣一個敢于傾吐心聲、卓爾不群,與世俗惡習對抗的人,也是珍貴少有的。唯有個性鮮明,才能魅力無窮。越是被放逐,越是舉世不容,他越是“制芰荷以為衣兮,集芙蓉以為裳”“高余冠之岌岌兮,長余佩之陸離”。穿衣打扮,是一個人內心的外化。屈原的反抗,是從內到外的反抗。

       他為了心中的理想和家國情懷而殉道,自沉汨羅江。這種文化魅力和悲壯,如月亮良玉般美麗幽怨、皎潔,不容染上一絲一毫的塵埃污垢。

       不是每個人都能學屈原。不過,每一次誦讀,你都可以從中汲取勇氣和力量。如同攀登巔峰,去山頂上,頂禮這種心志,理解這樣一種人格的存在。人生的勇氣和力量,其實來自悲愴。雖千萬人吾往矣,舉世皆濁我獨清。一腔孤勇,光耀千年。

       楚人屈原,以他卓越的文學才華和熾熱之心,被歷史記住,被千世百世流傳。

 


 
 
 
作者簡介


       沈嘉柯,著名作家、文化學者。進入中國影響力圖書推展,蟬聯兩屆影響力作家文學貢獻獎。已出版《愿你從容地生活》(清華大學出版社)、《沈嘉柯精選集(三卷本)》(人民東方出版傳媒)、《人生是一場雅集》(江蘇文藝出版社)、《與歲月溫柔相待》(武漢大學出版社)等50多本各類文學作品,暢銷百萬冊。擔任中國中學生作文大賽評委、中國青少年寫作營導師。現為湖北省作協全委會委員,湖北省青聯委員。于《人民日報》《光明日報》《中國文化報》《中國青年報》《社會科學報》《新華日報》《散文》《雜文選刊》《南方文學》《中華活頁文選》《語文報》和《環球郵報(加拿大)》《先驅報(新西蘭)》《僑報(美國)》等各國報刊發表數百萬字散文、小說、詩詞賞析、文藝批評、雜文隨筆等,入選全國數百種最佳文學選集,最有影響力文庫等。被中國之聲、《中國青年》雜志、《青年文學家》雜志專訪報道。先后于《作文素材》《高中生學習》開有看圖作文解析、古詩詞賞析專欄。清華大學附小校長竇桂梅教閱讀、全國各地中小學語文考試選用沈嘉柯文章作為閱讀理解題。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8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网络牛牛赌博作弊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