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歷史縱橫 >

戚其章:北洋艦隊的最后時刻

時間:2019-09-20 03:46來源:《甲午戰爭史》 作者:戚其章 點擊:
梁啟超先生說,喚起吾國四千年之大夢,實自“甲午”一役始也。陳旭麓先生說,“甲午”大敗,成中國之巨禍,中國的民族具有群體意義的覺醒自此而開始,這是近代百年的一個歷史轉折點。“



       本文節選自《甲午戰爭史》。該作者戚其章(1925—2012),生前任山東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、“甲午”戰爭研究中心主任、山東省歷史學會名譽會長。

 


2014年版封面
 

       北洋艦隊的覆滅

 

       在盼望援軍的日子里,劉公島的形勢更趨惡化。為了不使受傷的巨艦落入敵手,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于2月9日派廣丙用魚雷炸沉了已經擱淺的靖遠艦;并在定遠艦的中央要部裝上棉火藥,將其炸毀。10日,劉步蟾在極度悲憤中自殺。他平時恒以“艦亡人亡”之語自儆,終于實現了自己的諾言。李秉衡對他的評語是:“船亡與亡,志節懔然,無愧舍生取義。” 11日,即丁汝昌所許期限的最后一天。當晚,丁汝昌接到了劉含芳派人送來的一封李鴻章電報,其內容是:

 

       水師苦戰無援,晝夜焦系。前擬覓人往探,有回報否?如能通密信,令丁同馬格祿等帶船乘黑夜沖出,向南往吳淞,但可保鐵艦,余船或損或沉,不至赍盜,正合上意,必不至干咎。望速圖之!

 


 

       此電分三路送,這才送到丁汝昌手里。丁汝昌接到催令沖出的電報,始知援兵無期。“奈口外倭艦雷艇布滿,而各艦皆受重傷,子藥將盡,無法沖出。水陸兵勇又以到期相求,進退維谷。”他幾次派人將鎮遠用雷轟沉,但“無人動手”。到夜深時,又有“水陸兵民萬余人哀求活命”。他“見事無轉機”,決定實踐自己的諾言,以“一身報國”。嘆曰:“與艦偕亡,臣之職也。”召牛昶昞至,對他說:“吾誓以身殉,救此島民爾!可速將提督印截角作廢!”牛佯諾之。丁汝昌遂飲鴉片,延至12日晨7時而死。

 


威海清軍兵備示意圖

 


 

       于是,洋員及諸將齊集牛昶昞家議降,公推護理左翼總兵署鎮遠管帶楊用霖出面主持投降事宜。楊當即嚴詞拒絕,思追隨于劉、丁之后,因口誦文天祥“人生自古誰無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詩句,回到艦艙,“引槍銜口,發彈自擊”。護軍統領總兵張文宣也同時自盡。日軍進攻威海衛后,張文宣曾電李秉衡稱:“劉公島孤懸海中,文宣誓同隊勇先用力,后用命。”故李秉衡說:“其致死之心,蓄之有素,卒能舍命不渝,亦屬忠烈可嘉。”最后,洋員美人郝威倡議假丁汝昌名義以降,并親自起草降書。諸將及各洋員無持異議者。即譯作中文,由牛昶昞鈐以北洋海軍提督印。

 


北洋海軍旗艦定遠自爆后的景象
 

       其書略謂:“本軍門始意決戰至船沒人盡而后已,今因欲保全生靈,愿停戰事,將在島現有之船及劉公島并炮臺、軍械獻與貴國,只求勿傷害水陸中西官員兵勇民人等命,并許其出島歸鄉,是所切望。”并決定派廣丙艦管帶程璧光送致日本聯合艦隊旗艦。關于議降的經過,戴樂爾在回憶錄中有所記述:“丁氏既死,馬格祿、郝威及中國官員數人上岸至牛道臺家,遇見瑞乃爾。郝威倡議偽托丁提督名義作降書,并親自擬稿。譯作中文,并鈐提督印。”當年丁汝昌10名護衛之一的谷玉霖也說:“丁軍門自盡之后……牛昶昞集眾籌議投降事。”可見,眾將及洋員議降是在丁汝昌自盡之后或彌留之際,丁汝昌并不是既降而后死的。事后,牛昶昞等人為推卸罪過,竟統一口徑,將主降之責強加在丁的身上,以為自己解脫,致使丁死后蒙羞。其行徑至為卑鄙可恥!當時以丁汝昌“既降而死,朝旨褫職,籍沒家產”。其兒孫輩投親奔友,流離多年。直至光緒末,有威海等地紳士商民300余人及廣東水師提督薩鎮冰、甘肅提督姜桂題等,聯名致書北洋大臣袁世凱,提出為丁汝昌伸雪。袁世凱據以入奏,稱:“其始終艱難委曲之情,亦為天下中外所共諒”。宣統二年(1910年),籌辦海軍大臣貝勒載洵亦為奏請,始開復原官原銜,此冤得到昭雪。

 


時人所繪丁汝昌拒降自殺的情景
 

       程璧光赍降書至日本旗艦后,伊東祐亨即召集第一游擊隊司令官海軍少將鮫島員規、第二游擊隊司令官海軍少將相浦紀道、松島艦長海軍大佐威仁親王、聯合艦隊參謀長海軍大佐出羽重遠等會議。諸將皆主除軍艦、炮臺外,連清將也捕擒之。伊東排之曰:“丁提督,清國海軍名將也。自居北洋水師職以來,辛苦經營,十年如一日,而今日之戰術又有所可觀。其技〔伎〕倆決非可侮也。”因允之。復書要求先“于明日將兵船軍械炮臺之屬悉數交下”,然后遣送中國將弁兵勇返國。下午3時,程璧光離日艦回島。

 

       2月13日凌晨3時,程璧光再至松島艦,要求展限3天,赍書稱:“來函約于明日交軍械、炮臺、船艦,為時過促,因兵勇卸繳軍裝,收拾行李,稍需時候,恐有不及。請展限定于華歷正月二十二日起,由閣下進口,分日交收劉公島炮臺、軍械并現在所余船艦,決不食言。”并告以丁汝昌已死。伊東亦允之。

 


威海營務處提調候選道牛昶昞偽托丁汝昌名義炮制的乞降書
 
 

       是日上午,伊東祐亨與聯合艦隊參謀長出羽重遠、第二軍參謀副長伊地知幸介等議商締結降約之款項。下午5時20分,牛昶昞在程璧光陪同下,往松島艦訪見伊東。日方除伊東外,還有出羽、伊地知及國際法顧問有賀長雄等在座。牛昶昞首先開場說:“丁提督臨死,以后事托馬格祿,今則劉公島陸海兩軍責任已在馬格祿掌中。然閣下非華人不共議事。我在劉公島,丁提督次級也。今來貴艦,幸與我共議事。”伊東表示同意。隨后,便開始會商具體事項。在交出劉公島炮臺、軍械及軍艦問題上,雙方皆無異議。但是,日方又提出:投降之中國將弁,將由日兵監護押送至國外。牛昶昞面有難色,害怕將中國將弁及洋員送至日本,因“請令赴芝罘(煙臺)或養馬島(寧海州管轄)”。伊東作色責之,牛不敢再言。關于遣送中國將弁及洋員于何地一事竟未議決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2月14日下午3時半,牛昶昞、程璧光復至,交出中國將弁、洋員名冊及陸軍編制表,并告以擔任武器、炮臺、艦船委員姓名。牛昶昞重提前議:“昨夜所議,諸將及外國人輒不承服。”因請廢監護日兵,又謂:“貴官誠能垂恩典,使得海路赴芝罘,即望外之幸也。”伊東沉思良久,始答應將康濟艦仍歸中國,用以載送丁汝昌靈柩,海陸將弁及洋員一便乘之去煙臺。牛、程聞之大喜,當即起身向伊東“恭為敬禮”。于是,牛昶昞與伊東祐亨共同簽訂《威海降約》,其內容有11項:

 

       一、中西水陸文武各官,須開明職銜姓氏,西人須開明國名姓名;其文案書識及兵勇人等,但須開一總數,以便分別遣還中國。

       二、中西水陸文武官員,須各立誓,現時不再預聞戰事。

       三、劉公島一切器械應聚集一處,另開清折,注明何物在何處。島中兵士,由珠島日兵護送登岸;威海各東兵,自二月十四日(西歷)五下鐘起,至十五日午正止,陸續遣歸。

       四、請牛道臺代承交付兵艦、炮臺之任,惟須于十五日正午以前,將艦中軍器、臺上炮位開一清賬,交入日艦,不可遺漏一件。

       五、中國中西水陸各官弁,許于十五日正午以后,乘康濟輪船,照第十款所載,開返華界。

       六、中西各官之私物,凡可以移動者,悉許隨帶以去;惟軍器則不論公私,必須交出,或日官欲加以搜查,亦無不可。

       七、向居劉公島華人,須勸令安分營生,不必畏懼逃竄。

       八、日官之應登劉公島收取各物者,自十六日九點鐘為始,若伊東提督欲求其速,可先令兵船入灣內等待。現時中西各官仍可安居本船,俟至十六日九點鐘為止,一律遷出;其在船之水師水手人等,愿由威海遵陸而歸,可聽其便;其送出之期,則與各兵一律從十五日正午為始。

       九、凡有老稚婦女之流,欲離劉公島者,可自乘中國海船,從十五日正午以后,任便遷去;但日本水師官弁可在門口稽查。

       十、丁軍門等各官靈柩,可從十六日正午為始,或遲至廿三日正午以前,任便登康濟兵船離島而去。伊東提督又許康濟不在收降之列,即由牛道臺代用,以供北洋海軍及威海陸路各官乘坐回華。此緣深敬丁軍門盡忠報國起見。惟此船未離劉公島之前,日本水師官可來拆卸改換,以別于炮船之式。

       十一、此約既定,戰事即屬已畢;惟陸路若欲再戰,日艦必仍開炮,此約即作廢紙。

 


牛昶昞(左二)在《威海降約》上簽字,其對面坐者為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伊東祐亨(右二)

 

       根據第一項規定,劉公島護軍正營管帶陸敦元、幫帶田領慶、副營管帶袁雨春、前營管帶李春庭、后營管帶余發愷等官弁40人,及士兵2000人;北洋海軍靖遠管帶葉祖珪、來遠管帶邱寶仁、濟遠管帶林國祥、平遠管帶李和、威遠管帶林穎啟、康濟管帶薩鎮冰、廣丙管帶程璧光等官弁183人、海軍學生30人,及水手2871人,合計5120人,皆在遣歸之列。另外,島上13名洋員,其中英人馬格祿、戴樂爾等11人,美人郝威一人,德人瑞乃爾一人亦在遣歸之列。

 


日本聯合艦隊進泊威海衛港

 

       2月16日,即在日軍進威海衛港接收炮臺、軍械、艦船的前一天,牛昶昞又致函伊東祐亨,感謝其不受收康濟艦,并更求返還廣丙艦。其函云:“此艦屬廣東艦隊,因不與戰斗。去歲季春,李中堂校閱海軍,即與廣甲、廣乙諸艦共來北洋。及事已畢,將直回粵,嗣有兩國事,因暫留居北洋。廣甲、廣乙今已沉壞,粵東三艦只殘廣丙一艦而已。廣東軍艦不關今日之事,

 

       若沉壞其全艦,何面目見廣東總督?愿貴官垂大恩,收其兵器銃炮,以虛艦交返,則感貴德無量。”牛昶昞的要求,自然遭到伊東的拒絕和斥責。不久,此信在日本報紙上刊登出來,日人皆視為奇聞,加以嘲笑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2月17日上午8時30分,日本聯合艦隊以松島艦為首艦,本隊千代田、橋立、嚴島、第一游擊隊吉野、秋津洲等艦緊隨其后,第三、第四游擊隊殿后,從百尺崖起航,成單縱陣形,各高懸軍旗,魚貫自北口進,徐徐入威海衛港。第一游擊隊之高千穗、浪速二艦,在口門擔任警戒,待諸艦皆投錨后始入港內。10時30分,諸艦各卸小火輪及舢板,由海軍將校駕之,駛向中國軍艦。鎮遠、濟遠、平遠、廣丙、鎮東、鎮西、鎮南、鎮北、鎮中、鎮邊十艦,皆降下中國旗,而易以日本旗。唯一的例外是康濟艦,其艦尾仍懸黃龍旗。因為這是留下來載送丁汝昌靈柩的。劉公島各炮臺也升起了日本旗。到下午1時,鎮遠等10艦都編入了日本艦隊。4時,康濟艦載丁汝昌、劉步蟾、楊用霖、戴宗騫、沈壽昌、黃祖蓮等靈柩6具張文宣靈柩被營弁搬上民船,未上康濟艦,以及陸海將弁和洋員,在汽笛的哀鳴聲中,迎著瀟瀟冷雨,凄然離開威海衛港,向煙臺港駛去。

 

       北洋艦隊就這樣全軍覆沒了。

 


作者戚其章介紹

 

        戚其章(1925—2012),生前任山東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、“甲午”戰爭研究中心主任、山東省歷史學會名譽會長。他畢生致力于“甲午”戰爭史和中國近代史研究,著述頗豐,一生所著和編撰學術著作近30部,在海內外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200余篇,尤其是在甲午戰爭研究領域享譽海內外,被譽為“‘甲午’戰爭史研究第一人”。主要著作有《中日甲午威海之戰》、《北洋艦隊》、《中日甲午戰爭史論叢》、《甲午戰爭與近代社會》、《甲午戰爭史》、《甲午戰爭國際關系史》、《中國近代社會思潮史》、《晚清海軍興衰史》、《國際法視角下的甲午戰爭》等,主編《中日戰爭》(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)12冊、《晚清教案紀事》、《甲午戰爭與近代中國和世界》等。

 


2005年版封面
 
 

《甲午戰爭史》編輯手記

 

       適逢甲午年,跟“甲午”有關的書突然熱起來、多起來了,跟風炒作之書自然不少。我與《甲午戰爭史》的邂逅始于十年前的“甲午”110周年紀念,而《甲午戰爭史》的寫作則來自作者數十年專業積累和八年艱苦寫作。

 

       十年前“甲午”110周年時,我接觸到一個很特別的網站北洋水師網并很快被其所吸引。這是一個由近代海軍史愛好者創建并維護的網站(中國近代海軍網的前身),網站的靈魂人物即是骨灰級的近代海軍史愛好者和研究者、現任海軍史研究會會長的陳悅先生。當時的網站設計雖略顯簡單但內容豐富,尤其是其中有關于北洋水師艦船的技術資料很是特別,而網站極具歷史感的主色調至今給我留下深刻印象(該網站后來當然越辦越好,并集聚了大批海軍史狂熱愛好者)。網站推薦的論著中擺第一位的正是戚其章先生的《甲午戰爭史》,這也正是我第一次閱讀這本重要著作。

 


 

 

       剛開始閱讀,我即感覺這本書體系完整、資料豐富、研究扎實、立論嚴謹,是一部內容全面的“甲午”戰爭史力作。經進一步了解,得知作者戚其章先生上世紀50年代起即對“甲午”戰爭產生濃厚興趣,60年代即出版相關著作,尤其是在80年代曾受國務院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委托主編《中國近代史資料從刊續編•中日戰爭》(12卷)。正是在此廣泛積累和長期研究的基礎上又歷時八年才寫成此書并于1990年在人民出版社出版。當時該書是我國學者撰寫的第一部系統的“甲午”戰爭史,出版后即獲得一系列重要榮譽。隨后數年作者圍繞“甲午”戰爭史著作不斷,在海內外享有盛譽,被譽為“‘甲午’戰爭史研究第一人”。而2004年市面上早已買不到該書,于是我想到了再版。

 

       與戚先生聯系及交往的過程(僅限電話信件交流,我至今遺憾沒有去濟南當面拜訪他)是一段極其愉快并深受教益的過程。當時戚先生雖已年過八十但說話底氣十足、直爽干練,言語間又透出老一代學者的儒雅之氣。我提出增加配圖的建議后,他爽快答應而且在約定的時間中提前寄來了修改稿。拿到的修改稿不僅修改仔細(所有的數字用法都重新統一了用法且幾乎沒有漏掉),而且極其認真,標注清清楚楚,配的圖都加了編號并注明所置章節,增加的示意地圖也全部按規范畫好。翻看稿子后我就感慨:能遇上這樣的作者實在太難得了!

 


 

       2005年我社推出了插圖本的《甲午戰爭史》,贏得不錯反響。但缺陷是明顯的,我認為主要就是封面設計陳舊,版式也顯得古板和小氣。

 

       好在,我們有補救的機會,在甲午年,我們仍握有這本書的版權。同樣重要的是,現在的我比十年前更認識到封面、版式設計以及紙張品質的重要性。為此,我們精心設計了封面腰封,封面選用了手感很好的藝術紙,正文也調整了版式,換了更好的紙張。更重要的是,這本書的內容依舊是那么幾乎不可超越,如有學者所指出的那樣,它在可預見的許多年內都將仍然是研究甲午戰爭最好、最重要的著作,在很多方面它都做到了極致。這才是我們信心的最重要來源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即使是這樣,我還是希望新版讀者能有新的收獲。在戚先生女兒的支持下(遺憾的是,作者戚其章先生已于2012年仙逝,享年88歲),新版附錄收入了戚先生寫于2000年的四萬字長文《中日甲午戰爭史研究的世紀回顧》,對百年來甲午戰爭史研究做了全面梳理與回顧,相信會讓讀者有重要收獲。

 

       梁啟超先生說,喚起吾國四千年之大夢,實自“甲午”一役始也。陳旭麓先生說,“甲午”大敗,成中國之巨禍,中國的民族具有群體意義的覺醒自此而開始,這是近代百年的一個歷史轉折點。“甲午”是如此重要,我相信這本書會在未來繼續受到應有的重視。

 

      也用新版《甲午戰爭史》表達對戚先生的深切懷念!
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网络牛牛赌博作弊器 吉林辽源心悦麻将免费下载 牛股股票软件 湖南幸运赛车爱彩人彩票网 英超积分榜射手榜助攻 棋牌游戏娱乐平台 股票配资是什么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德甲积分榜最新排名 幸运赛车直播视频直播 股票代码00000 福彩20选8开奖结果西安 每日短线股票 网上做兼职打字员挣钱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一个平码10元中多少钱 血战麻将源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