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攝影園地 >

竇海軍:錢理群的另一面

時間:2019-12-16 00:12來源:北京晚報 作者:竇海軍 點擊:
藝術發展到今天,其內涵愈加偏狹或平庸,其情緒愈加冷漠和晦澀,還呈現出小圈子化的傾向,加之資本社會背景下的商品化帶來的異化,使得所謂的嚴肅藝術開始遠離人間煙火。我時常在思考,藝術是不是該返璞歸真了?

 


北京大學中文系資深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錢理群
 

       錢理群先生不是攝影家,也從未接受過任何專業訓練,他拎著不入流的相機,“很不專業”地拍了一大堆“不怎么藝術”的照片。那為什么要給他出版一本攝影集呢?這和他是錢理群有很大關系。有些人又會問了:難道文化名人隨意拍的照片就值得出版嗎?這是不是一種流俗的“名人效應”?

 

       不妨想一想——在某一領域深耕的人,他在其他領域的思考和行為會不會有獨到的價值?打個比方,如果魯迅先生畫了很多畫,他的畫值不值得讓更多人看見呢?當然值得。即使這些畫不專業,也是魯迅不為人知的另一面的反映,起碼是很有研究價值的史料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編輯錢理群先生影集的想法,源于1995年我與他的第一次偶遇。

 

       當時,幾個年輕人出版了各自的雜文集,邀請錢理群先生、王富仁先生等人開個小座談會,兩位先生都做了較充分的準備,發言犀利、厚重,邏輯清晰。閑聊中,錢先生說他拍過一張照片,身處荒漠的人像一個小黑點,他想借此表達人與大自然的關系,這讓我對一個資深思想者拍的照片心生好奇。我猜想這很可能是一張形式平淡卻很有意味的照片,與那些內涵空虛、形式花哨的照片完全不是一碼事,便說有機會看看您的照片吧,他連忙微笑著搖頭,說照片只是自己拍著玩兒的,實在拿不出手給別人看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真正與錢先生熟絡起來是十多年后的事情,直到2017年,我才翻看了他裝了小半個大衣柜的影集,并被一組“怪臉照片”深深打動——這位嚴肅的學者原來還有如此調皮的一面!錢先生說他的照片和文字表現的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世界,還說他更看重自己的這個世界。對這個有點出乎意料的說法,我的理解是,已經嘮叨了大半輩子歷史、社會、魯迅……發表了兩千萬字作品的錢先生,可能有些疲倦了;也可能是他那希望的燭光,就要伴隨生命的衰亡而弱化甚至熄滅了,所以在內心生發出隱隱的惆悵以及復歸生命本真的欲望。錢先生總說自己是“五四之子”,但人更是“自然之子”,他不愿示人的這部分,很可能更接近其生命的本真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至于錢先生攝影藝術上的“不專業”,又是我的另一個興趣點:我想看看人類非藝術套路的表達,是否會更加自然、樸實、真切,是否更容易得見藝術的真諦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以為人類的審美意識是與人類起源同始的,審美意識支配下的藝術表達是人類的本能。藝術發展到今天,其內涵愈加偏狹或平庸,其情緒愈加冷漠和晦澀,還呈現出小圈子化的傾向,加之資本社會背景下的商品化帶來的異化,使得所謂的嚴肅藝術開始遠離人間煙火,有人甚至表達出“藝術終結”之憂思。我時常在思考,藝術是不是該返璞歸真了?于是我想看錢先生這個“外行人”是怎樣用攝影來樸素地表達思想與情感的。我對錢先生去過哪兒、拍了什么并不怎么感興趣,我感興趣的是他在發表的那些文字之外還想些什么。

 

       基于這樣的思考,錢先生這本攝影集的“藝術質量”如何,就顯得不大重要了。無論他的攝影作品好還是不好,不妨礙它會給予觀者一些有意義的啟示。

 


 

 錢理群簡介

 

       錢理群,1939年1月30日生于重慶,祖籍浙江杭州。北京大學中文系資深教授,博士生導師,并任清華大學中文系兼職教授,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,中國魯迅學會理事,《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》第三任主編(與吳福輝共同擔當)。

 

      錢理群主要從事中國現代文學研究,魯迅、周作人研究與現代知識分子精神史研究。代表作有《心靈的探尋》《與魯迅相遇》《周作人傳》《周作人論》《大小舞臺之間——曹禺戲劇新論》《豐富的痛苦——堂吉訶德和哈姆雷特的東移》《1948:天地玄黃》等。

 

       錢理群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人文學者之一。他以對20世紀中國思想、文學和社會的精深研究,特別是對20世紀中國知識分子歷史與精神的審察,得到海內外的重視與尊重。

 

       錢理群一直關注教育問題,多有撰述并為此奔走。他被認為是當代中國批判知識分子的標志性人物。
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网络牛牛赌博作弊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