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知青歲月 >

長篇報告文學:魂入九垓穿時空(六)

時間:2020-01-02 21:29來源:北京知青網 作者:姜成武 點擊:
魯迅先生曾說過:世界上本無路,走的人多了,便成為了路。農村改革者的路,即是如此;改革前進之路,就在自己的腳下!

 


 

長篇報告文學:魂入九垓穿時空(六)

 

    --記“全國勞動模范”“北京市優秀共產黨員”北京回鄉知青先進典范張朝起感人事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   


六、撥霧揚鞭


   

       岳飛一首《滿江紅》,滿懷豪情道:“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但,面對張朝起來說,眼前這條路該如何向前邁進呢?


    
       中國的改革之路,實際上是從農村開啟的。1978年,安徽省鳳陽縣梨園公社小崗生產隊的18戶農民,在他們決心搞“大包干”的那份契約上按下18顆鮮紅的手印時,他們沒有想到,那18顆紅手印竟然成了點燃中國農村改革的星星之火。1980年5月31日,鄧小平同志發表了重要的關于農村政策問題的談話。1982年,中央第一個關于農村工作的“一號文件”正式出臺,從此拉開了農村經濟體制改革開放的大幕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陳錫文、羅丹、張征三人合著的《中國農村改革40年》一書中,著重指出:40多年來,我國農村改革的成就有目共睹。農村改革40多年的歷程,實際上是從農民率先突破人民公社的農業經營體制障礙,到黨中央總結、提煉、規范、推廣農民創造的經驗,再到黨中央研究整個經濟體制改革的頂層設計,推動城鄉改革、發展互促互動的過程。但必須看到的是,農民的創造、農業經營體制的改革,對于突破改革初期的迷茫,對于創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和體制、機制,都具有破冰啟航的意義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魯迅先生曾說過:世界上本無路,走的人多了,便成為了路。農村改革者的路,即是如此;改革前進之路,就在自己的腳下!

 

       “凡人之情,窮則思變。”這是唐代著名政治家、文學家、政論家陸贄在《論左降官準赦合量移事狀》一文中的論點。因為:“窮則思變,”這是人民群眾的強烈呼聲;這種變革既是大勢所趨,也是推動歷史發展前進的必然。

 

       而掛甲峪村,又恰逢其時地迎來了一位胸懷大志、急欲改變家鄉貧窮落后面貌的回鄉知青張朝起!

 


掛甲峪村新貌
 

       在規劃會不歡而散之后,老書記馬順田把張朝起拉到家里,一邊喝酒一邊長談。酒菜極為簡單:一盤花生米,一盤豆腐拌小白菜,一盤大蔥蘸醬。

 

       馬順田給張朝起斟上一杯酒說:“朝起啊,這個會大伙兒個個道出了一肚子話,你要好好揣摩一下;他們說的話,可能是你我都不愛聽的話,但句句又都不是假話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張朝起端起酒盅又放下,說:“我說的句句也是真話呀,有錯嗎?”

 

       馬順田說:“沒錯!是干實事干大事的話,是掏心窩子的話!”

 

       張朝起說:“我是在把整個心往外掏哇,心肝都要扒出來了!”

 

       馬順田說:“我早就看出來了,你是真心實意地想為掛甲峪治窮,沒有一點假!但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得一步一步來,我堅決支持你!你這性子,雖說是有點爆,是急了點,可你看準的事兒,就會投入百分之百的勁頭;這勁頭,千金難買,我佩服你!”

 

       張朝起說:“這個先不談,我說馬書記,他們的目光是不是太短淺了,只盯在了腳底下;咱們干事兒必須得搶先,得想長遠啊!”

 

       馬順田推心置腹地說:“嗨,這都是一個‘窮’字鬧的;手里沒有米,叫雞也不應。兜里沒有錢,他們可不整天琢磨的就是腳底下的事兒?心里沒底氣,還不是過一天是一天,更別說搶先看長遠啦!”

 

       張朝起若有所思:“您說的也有道理,只有腰包鼓了,就有膽氣,也就長志氣。但是,現在的問題是,怎么能夠多掙錢呢?”

 

       老書記這才說出心里的打算:“朝起啊,我想你先把主要精力放在村辦企業上。比如鐵锨廠,剛成立不久,它可是咱村的錢匣子;它發展了,村里就有指望了。手里有了錢,制定規劃就不在話下了,干什么大事就會水到渠成。到那時,我想誰也不會再說出一個‘不’字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張朝起頓覺思路大開:“好啊,我一定盡全力。咱爺倆個兒就干了這一杯,祝愿鐵锨廠辦得生意興隆通四海、財源茂盛達三江,一定讓它紅火起來!”

 


 

   
       張朝起自接過了鐵锨廠管理的重擔后,不辭辛苦,不負眾望,親自制定完善了車間管理制度、財會制度等,并給廠子制作的鐵锨注冊了商標:高山牌,希望產品像高山流水一樣暢銷無阻。

 

       理想很豐滿,但現實卻很“骨感”!

 

       當時,掛甲峪村僅有一條通向山外不到兩米寬的山路,且蜿蜒曲折、坑洼不平。主要交通工具是毛驢。自行車在晴天還勉強能走,但是一到雨天,自行車就要“反客為主”“騎人”了。身扛自行車,雙腳踩爛泥,一搖三晃地走上四里地,才能到達山外的馬路。這種情景,就是年輕力壯的好漢子,也要氣喘吁吁出一身臭汗。小伙子談對象,對方一聽說是掛甲峪的,馬上扭臉就“拜拜”了,因為掛甲峪在平谷是出了名的的窮村。也有不知道情況的姑娘,但是到了掛甲峪村口,一見到那條坑坑洼洼的土路,二話不說,掉頭就走了。沒有一條暢通山外的路,使掛甲峪長期處在大山形成的封閉環境之中,既封住了掛甲峪人通向山外的雙腳,又封住了掛甲峪人了解外部世界的視線和頭腦,并嚴重制約了村子的經濟發展,就連村里產的果品也不能及時運到山外。

 


當年掛甲峪村的路
 
 

       這天,是1987年農歷八月十三,廠里的手扶拖拉機外出到順義縣巨各莊拉板材,回來時巧遇瓢潑大雨。頂風冒雨好不容易開到了村口,卻因山路狹窄泥濘不堪,一下子陷在了泥水里,便怎么也爬不動了。張朝起見此從村里找來了二十多個棒小伙子,連拉再推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累的氣喘吁吁,手扶拖拉機在泥水窩里卻還是穩如泰山、紋絲不動。

 

       見此情景,張朝起是連著急帶上火。怎么辦?一急之下,不顧雨水淋身,騎上自行車,歪歪扭扭深一步淺一腳地就奔向了鄉政府。到了鄉政府,推開主管村企業副鄉長的門,就大聲說道:“我說鄉長,掛甲峪村的路怎么也得修了。腳下沒有寬敞的路,材料運不進,產品運不出,要叫企業興旺還不是一句空話。您跟我到現場看看去,現在拉板材的車還陷在泥坑里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副鄉長看著渾身是泥、被雨水淋透了的張朝起,忙遞上毛巾,連聲說道:“你們村兒的情況我了解,那道兒確實沒法走,是該修了!我們一定修!一定修!”不管副鄉長怎么說,張朝起還是把他連拉再拽地請到了現場,指著泥坑說:“這路不修,這不是糟蹋掛甲峪,糟蹋老百姓嘛?”副鄉長見此也深有感觸地說:“這樣,你們村里立馬兒打個報告,我親自去找公路局來勘測。這路不修,良心難容啊!”

 

       回村后,張朝起立馬向村黨支部提出了修路的建議。這是掛甲峪人多年來“可望而不可及”的大好事啊,大家雀躍歡呼,一致擁護贊成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但在查看路況制定修路計劃時,卻發生了一些分歧。

 

       原來,進村的山路只有兩米來寬,窄窄的,彎彎曲曲就像一條蛇。張朝起他們三名村干部邊走邊觀察。三公里的路走到了盡頭,三人坐在了山腳下的大石板上。張朝起說:“要修就修個寬寬敞敞的路,最窄也不能少于八米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一名村干部一聽就急眼了:“你說的那個八米可不行,那要占用多少地?一村人吃喝全指望這點好地呢。有四米就足夠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張朝起說:“您沒聽說過這句話嗎,‘要想富,先修路;’小路小富,大路大富。只有修好了路,村里才能富。企業發展靠路,水果銷售還靠路,以后請城里人來更靠路,將來還有很多好事情和發展都要靠這條路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這名村干部一撇嘴,說:“請城里人,那是驢年馬月的事?哪個城里人會這么‘睜眼瞎’鉆咱們這個窮山溝?再說了,修這條路還管城里人來不來,眼下這道坎兒還不知怎么邁呢?” 

 

       二人爭辯著,誰也不說服不了誰。另一名村干部忙說和:“我看也別八米、也別四米了,你們雙方各讓一步,就取中間,六米吧!” 張朝起想了想:算了,先不和他爭論了,先把修路的計劃報上去再說吧!

 

       小小的一件事情,就折射出人們在思想認識上的巨大差異!

 

       1987年10月2日,縣公路局來人勘測劃線了。可村里又遇了難事,沒錢!

 

       沒有錢,又怎么修路呢?

 

    
     (未完待續)
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8)
88.9%
踩一下
(1)
11.1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网络牛牛赌博作弊器